Saturday, February 6, 2010

传统,保守,迷信

 

偶尔,我会在传统,保守与迷信间兜转。我不保守,也不迷信,只是喜欢看一看传统的东西。有时,我会感到迷茫,这也许是种虚伪的表现;希望传统继续存在的同时,也希望系绑着它的保守与迷信成为过去。一个失去了内容的传统,只有表面,只有形式上的需要,没有内涵。

那天,朋友的公公去世,我去了丧礼。我是东马人,说实话,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“正统”的华人丧礼;东马那边的丧礼呀,大多掺杂着基督教的气息,坟墓上也放上一个十字架,叙述着西方和东方文明的碰撞和异型的融合。

夜空下,丧礼棚里上演了一幕幕的孝义厚道,闯出了一条通往阴间的道路,空气里也流荡着奈何桥,阎罗王........的音影。那天,千百年前回荡着的古老余音,飘逸在南洋土地上;那一刻,我确实被感动了。

最后,一场火仪拉下了帷幕。那公公的后代手牵手,绕着一间纸屋转呀转;火光逐渐强烈,逐渐明亮;不一会儿,牵握的手顿时放开,那圈也顿时瓦解;剩下的,是大火熊熊地升起,火光把远去的身影拉得老长老长。

大火的酷热烙印在我脸颊上,有些刺痛。那火逐渐站起,好高好高,像一个舞动的身躯,瞬间里摇摇晃晃,高高低低。酷热浩浩地袭击而来,我没有后退的可能;就用身体感受吧,那飘荡着感动粒子的每一刻;然后,望着那火团慢慢地死去。
 
 
  

1 comments:

k-wen said...

1st time c u put so many pictures in your blog. 谢啦!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