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January 2, 2010

阔别一年后的重遇



他是一个日本人。但我总是没办法把他和日本人联想在一起。他在中国生活了十多年,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,就连那一丝典型日本人的语调和动作都没有。彻底的完美主义?

用老掉牙的比喻,我会说,他比中国人还要中国人。



一年前,我们在巴基斯坦的拉哈尔认识。当时这家旅馆住了四个不同国籍,但都说着同一种语言的人。一种语言,四个国籍

好几个月前,Facebook在中国被阻挡了后,我们就没什么联系了。
直至不久前的一天,他在Facebook上发了一个留言。那是从香港发过来的,我猜他见到了我写的一篇关于《槟城:姓氏桥》的文章,自然就知道我目前的所在地了。然后,我们相约见面,因为他将飞往槟城。有时候呀,这些事就是可以这么凑巧。

 

他变了,我也变了。我们都变胖了。“你之前简直就是干枯到没有水分,只剩下骨头”,他是这么形容我的。看回照片,确实如此;区区的五六公斤,居然会有这么大差别!

 

然后,我们去了一家印度餐馆,谈了许多;然后,在槟城的旧街走了一回。我呀,林林总总地在这个小岛也呆了有三年了,这些庙宇,街景,和路边小食,他居然比我还要清楚,虽然他之前只在槟城工作过一年。

最后,我们在一道屋壁上拍了张合照。那是红蓝色条文的屋壁,很眼熟吗?
哈哈,恐怕没有多少人会把国电Tenaga的屋壁当背景吧?

2 comments:

Tzer said...

往往, 缘份就这么的

奥妙.

欣赏第一张照片的构图.

啦啦人生 said...

还在想怎么那么像国能的颜色?原来。。。。哈哈

Post a Comment